调兵山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绝世邪君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局势逆转_1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9:23 编辑:笔名

绝世邪君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局势逆转

那突然的声音叫所有人都抖擞起來,尖锐如只从深渊爬出的魔鬼一样,沿着中央天池的漩涡深处幽幽传來。

沁雪心也看见那煞气了,娇躯猛的距离一颤。

啪!但突然,一只大手将她搂住,秦石也是凝神静气,不过在沁雪心面前什么也沒有表现出來,只是轻轻的安抚道:“别紧张,有我呢。”

“嗯!”

沁雪心轻声应下,有秦石在她才放松不少。

然而,其余弟子并不知那滚滚煞气是何物,都是忍不住的喧哗声:“这,这是什么东西?”

“难道,难道在这天池下,还隐藏着什么巨大凶兽?”一群弟子,目不转睛的凝望天池。

但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破湖而出,那身影显得十分狼狈,从头到脚都被血迹所染满了,只是惊人的是,那血迹并非鲜红,而是森森黑色。

在那身影的胸口处,一个触目惊心的窟窿很是扎眼,一直将心脏、肋骨和五脏六腑全部都击穿了,很多人都是惊奇如此严重的伤,他是怎么还能活到现在的?

“是你?”看清那身影,秦石猛的握拳,心底升起滚滚的不安:“果然沒有那么简单。”

跟着,越來越多的人喧哗:“是,是尘乾?”

“他,他沒死?”

众人不敢置信的瞪大眼

尘乾诡异的悬浮在湖面上,周身被浓郁的煞气布满了,他的眼白都被黑色所吞噬,狰狞的望向秦石,尖锐的狂笑:“小子,是我小瞧你了,真沒想到短短一年,你竟然能成长到这种地步,难道内组对你都是那么重视。”

“内组?”听闻两字,秦石心底咣啷一声:“你,不是乱域弟子,而是溟组的人?”

“哈哈,沒错,准确的说,我是溟组的魔!”尘乾变的十分张扬,旋即他猛的张开手臂,光是那虚空的震荡一下,他周围的空间顿时就崩塌了,化为无穷无尽的碎片裂开。

得到肯定,秦石眼神冷厉:“乱域,果然和溟组勾结。”

尘乾凶煞的瞪向秦石:“本來,我还想在潜伏一阵,沒想到却被你小子给毁了肉身,那如此的话我也沒必要在去隐藏了,反正我此次的任务目标都在这神域之祭之中。”

“我就让你瞧瞧,我的真正本体,也让你知道知道,你想要战胜我,是多么的异想天开,不自量力!”

“天魔·变!”

尘乾最后的声音都破音了,旋即整个面容都扭曲起來,他周围的狂凶煞气翻云吐雾,顺势从他的天灵盖上将其**刺穿,然后沿着肌肤如咒印一样,密密麻麻的就扩散开。

最后,砰一声!

尘乾爆体了,肉身化为漫天的粉末,看着都让人感到心惊,接连从尘乾体内剩下的,竟是个黝黑如黑洞般的黑云,那黑云不断的变化涌动几下,突然,爆射成巨大的雾影。

一只足足有近千丈的凶魔,遮天蔽日的从九霄上浮现,那双有几人大小的魔眼,死死的盯向秦石。

“这,这是什么怪物?”

“天啊,好恐怖……尘乾,尘乾他到底是什么?”

一瞬间,所有八域弟子全都惊慌了。

连萧炎也是,唯独不怎么意外的,好像就只有青雪宗的鹰祸了,他一脸诡笑的隐藏在人群之后。

“看样子,你还是被逼的用全力了,不过这个样子倒也不错,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结束了吧,那小子死在你手上我倒也轻松不少。”

尘乾化出魔躯,秦石的心底一沉,眼神微微变的凝重起來,从尘乾周身感受到的力量,是让他无法在平静下去的:“大成域境?”

“怎么?怕了吗?若不是为了隐藏身份,我堂堂溟组护法,又岂会蜷缩在你们这卑微人类的体内!”尘乾狂笑,力量狰狞的叫人胆寒,周围的虚空都不断裂开,旋即腾然之间他疯狂了,死死的冲着秦石露出獠牙:“小杂种,都是你害得,才让我暴露本尊,我现在就要将你撕碎!”

“给我去死!”

“凶煞地狱炎爪!”

轰!猛的,五道黑炎就喷射出去,滚滚的翻过火山口,冲着秦石胸膛就爆裂落下。

秦石猛的皱眉,跟着他先是抱住沁雪心,脚掌用力的一跺,一道雷光滋生,沿着脚下升起,落在背脊处形成雷翼,震荡一挥,闪掠出百米高。

轰隆!

下一秒,那火山口就被黑炎击中了,本來无比坚固的岩石爆裂而开,化为漫天的岩浆岩滚滚落下。

“跑?沒那么容易!”尘乾疯狂了,不断舞动着魔爪。

他那庞大的体型,每次攻击都惊天动地的。

砰!砰!砰砰砰!

整个火山区域,直接被摧毁了,狂烈的波动令火山喷射,一道一道千米高的岩浆穿射云霄。

“不妙,这里要被毁了!”八域弟子满目惧色,连萧炎在其中都失去抵抗,他一咬牙关,尽管很是不甘,但生命之下他还是挥动手,冲着炽域弟子下达命令:“炽域弟子,全部撤退!”

“撤!”

“所有弟子,都撤!”

八域弟子慌张的朝八方逃散。

皓月咬了咬牙,也是冲着凝雨和孔贤慧低喝:“咱们也要离开这,否则全都会死在这!”

“不行,石头还在这!”孔贤慧娇声呵斥。

“他比你命大的多!”皓月懒得废话,一把抓住孔贤慧的皓腕,拉着凝雨那胖子远遁天穹。

一直到数千米外,才停下身的回过首,只是当他们再冲中央的那火山口望去时,那里哪里还有半点的完好之处?那尘乾的黑炎,几乎是毁灭性的,所掠过的地方满目疮痍。

“石头!”

在尘乾的攻势下,秦石很快陷入被动,一片炎热的岩浆岩雨下,一个追击一个逃遁,不断的从中穿梭。

大成域境,以秦石现在的力量,也是根本无力抗衡的,何况还有沁雪心在身边,他根本不敢去冒险赌命,只能够不断的四下逃窜。

“你说,我该给你个怎么样的死法?”尘乾得势,越发的张狂,完全陷入自我的欣赏和沉溺之中。

他现在,已经将蹂躏秦石,当成是一种寻找优越存在的快感了:“八域里面,连乱域那些老家伙,见到我都要跟我客客气气,你个杂种竟敢和我造次,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太容易,会让你生不如死求死不能的!”

秦石闻言,眼中寒光开合,显然被溟组这样压着打,他心里也是受到不少的怨气,但不待他说话,其瞳仁一缩,手掌用力,一下将沁雪心推开。

跟着他眼前五道血光急速扩大。

“石头!”沁雪心百米外稳住身,回首失声的娇喝。

尘乾全力攻击,以秦石现在的能力,是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的,眼看着血光越发的临近,他死死的咬紧牙关,再想躲已经來不及了。

“舍利衣钵!”

手掌拖塔而起,一座九层金塔将他护住。

轰!轰隆隆!

但片刻,那看似坚固的金塔就崩碎了,化为漫天的残破的金鳞瓦片,秦石单薄的身躯暴露无遗。

而后,那血光仍是不曾怠慢,一直横穿九幽的滚滚而下,猛的将秦石给击退出百米去。

秦石停下身,一道血口在他的肩膀上触目可见,一直到小腹的地方,整个人显得都很是凄惨。

“秦石!石头!”众人焦急了。

“呦,沒死?”尘乾较有兴致的冷笑声,仿佛秦石沒死才是他开心的事,如果秦石死了就错失玩偶一样:“这样才对,接下來的折磨,才会更有意思!”

言罢,他猛的放低身子,巨大的魔躯快有半个火山大笑,像是蛰伏在火山口处一样,冲着秦石屈指连弹。

砰!砰!砰!

跟着数道血光就喷射出去。

“我倒想瞧瞧,这种攻击你能挡下几次!”尘乾狰狞的笑道,手段上却不曾停留片刻,招招冲着秦石的要害逼近。

秦石心底一沉,刚才那一击,已经让他重伤,这眼看着又是数道攻势,他是绝对不可能挡下的,所以身躯一震,雷光闪掠。

他开始退后了,而这样更是助长起尘乾的优越感:“哈哈,臭小子,开始跑了吗?”

尘乾的嘲笑之意很浓,跟着他如猫捉老鼠一般,开始不断的对秦石追近,这一时间变化的局势,让八域弟子都迷茫起來了。

“这么看,秦石要败了!”

“肯定啊,那种怪物,谁会是他的对手。”众弟子长叹一声,然而在众人的喧哗声中,秦石并未表现出什么,始终用灵力和云层上的雷力联合,掌控着奔雷之力从火山四周所游动。

“他就准备,一直这样躲逃下去吗?”萧炎几名在场上还颇有地位的弟子皱了皱眉,连皓月和秦石关系匪浅的三人都难堪下來。

秦石的速度确实不错,天雷属性的他如果有意躲闪,就算在这种危机情况下,都是足矣令尘乾的追击失效,尘乾想要完成对他的击杀也有着不小难度。

不过,这可不是长久之计。

神域之祭,就这么大,灵力终会有枯竭的一刻,何况是这种庞大的消耗之下呢?

孔贤慧摇动翘首:“不会,他似乎是在准备什么。”

“嗯?”皓月两人愣了下,跟着微微怀疑道:“你是说,石头他可能还有手段?”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有预约吗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的费用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电话预约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价格贵吗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预约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