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兵山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镇灵镜 第六十八章 青鸢的机遇?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3:20 编辑:笔名

镇灵镜 第六十八章 青鸢的机遇?

少妇行事果然洒脱。她的一生虽然并不圆满,但是她活的恣意,活得开心,这何尝不是一种另类的活法呢。

就像是美丽的烟火,在空中的美丽绽放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最后化为灰烬悄然落幕。

没有人关心灰烬去了哪里,但空中的美丽瞬间会永远定格在心中。

少妇的神魂飞出了山坳,渐渐远去。

少妇的神魂远去之后,她的尸身也渐渐枯萎下来,身上的衣服一点点风化消失。

最后尸身变成了一具普通的人类骨头,不再是刚才宛若活人的样子。

那些星星点点的光球在少妇远去之后,慢慢变幻形状,最后化成那只青鸟的模样飞了回来。

虚影围着青鸟的尸骨不断盘旋着,有点点星光慢慢进入到鸟骨中。

青鸢看着眼前的一切,感到十分好奇。

“这是怎么回事?”

“这应该是青鸟当年留存的神力,不知为何被少妇得了去。现在少妇的执念消失了,这些灵力又回到了鸟骨中。”

“青鸟还能活过来吗?”

“这只是一点残留的灵力,没有少妇的神魂,以后会慢慢消散在空气中。”

“那我又是什么?和青鸟有没有关系?”青鸢自言自语的说着话,突然扇着翅膀冲向了灵力虚影。

“青鸢,快回来。”

尸骨中万一有青鸟残留的意识,现在有了灵力

,可能会伤到青鸢。

青鸢剑一样冲进了灵力虚影中,虚影被青鸢冲出了一个洞之后又慢慢合了起来。

灵力继续一点点进入到尸骨中,青鸢看起来一切正常,卿卿放下了心来。

“你快出来吧,别胡闹了。”

卿卿走了过去,想把青鸢拉出来。

刚刚走到灵力虚影前,青鸢突然落在了鸟骨的上面,用翅膀比划了一下。

“他这么大,我这么小,我们两个看来没什么关系啊,难道......”

青鸢的话还没说完,灵力虚影把整个鸟骨和青鸢包裹了起来,变成了一个光球。

光球四周突然刮起了旋风,四面八方好像有什么向光球聚拢过来。

卿卿的眼前闪过一幅幅画面,还没有看清楚就消失不见了。

光球越来越大,产生了巨大的吸力,最后卿卿之前在尸骨旁拾到的法器也被光球吸了进去。

吸收了很多幻境的光球突然开始变小,灵力逐渐收缩,看起来好像变成了一个蛋。

青鸢的举动太过突然,卿卿根本来不及阻止它。

现在青鸢被裹在了灵力蛋里,卿卿只能试着用灵力通穿过青鸟的灵力蛋壳救出青鸢。

灵力蛋壳软软的,十分有弹性。

卿卿的灵力碰到了灵力蛋壳,蛋壳凹进去一点,又很快反弹了回来。

灵力虚影变成了蛋壳,卿卿不知道这是否和青鸢的来历有关系,也不敢硬性破开蛋壳,站在那里,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就在卿卿犹豫的瞬间,灵力蛋壳下方的地面突然裂出了一条裂缝,蛋壳掉进裂缝里消失了。

蛋壳消失之后,裂缝逐渐变小,最后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卿卿用灵力往下面探测,灵力蛋壳已经消失无踪了。

院子里,只有一个普通女人的尸骨还留在那里。

刚才发生的一切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好像原本就是如此似的。

青鸢碰到鸟骨之后,灵力虚影才将它们一起包裹。青鸢也没有受到攻击,看来青鸟确实和青鸢的来历有关。

卿卿手掐法诀招来祥云,在山坳里四处查探。

之前山坳的记忆幻境一个都没有了,刚才旋风卷过她眼前一幅幅的画面,应该就是山坳里原有的记忆幻境。

卿卿把整个山坳都查探之后,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很晚了。

静静她们还在上面等着,今天还是先和她们回去,免得她们担心。现在蛋壳不知去向,等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明天早上再过来看看。

卿卿想到这里,向山顶飞去。

静静和璐璐刚才在山顶看见山坳刮起了一阵奇怪旋风,十分担心卿卿的安全,两个人一直心神不宁的在山顶走来走去。

看见卿卿飞上来,两个人松了口气,跑过来问道:

“姐姐,出了什么事情?你没事吧?青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我没事,下面有一个修炼成天神的青鸟尸骨,刚才的灵力暴动就是因它而来。青鸢被包裹在其中消失了,我猜测这一切应该和青鸢的来历有关系。”

“神鸟的尸骨?天界史上没有记载有修炼成天神的青鸟死在此界啊。”静静疑惑的说道。

“静静,等一下再问姐姐吧,我们还是先下山,你看陈峰都快要不行了。”

璐璐突然转移了话题,指了指一旁有气无力的陈峰。

卿卿在山坳里先是碰见了缚地灵......缚地灵消失之后,青鸢又和青鸟的尸骨一起消失了......

这么一大串事情下来,已经足足过去了大半天。现在太阳已经西下,马上就要到傍晚了。

静静和璐璐不需要吃饭又是仙体,所以没什么感觉,陈峰就不行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陈峰先是感觉热。山里密不透风,很快他就热得湿透了衣服。

陈峰的身上黏糊糊的,汗臭味又引来了一堆蚊子,围着陈峰打转。

山上的蚊子太毒了,陈峰感觉被蚊子咬到的地方痒的不行,一直用手抓来抓去,抓出了很多血痕。

害怕再被蚊子咬到,陈峰后来就一直动来动去。

璐璐看见陈峰怪模怪样动来动去,还觉得有些搞笑,说他像只猴子似的。

到了下午三点左右,陈峰又累又热,肚子里一直咕噜噜的,再加上一身被抓出血痕,又痒又痛的蚊子包,实在是太难受了。

陈峰越来越饿,到了后来,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好蹲在那里,时不时用手有气无力的扇一下蚊子。

看见卿卿飞上来,陈峰一脸担心的走上前来,眼神真挚。

卿卿看了看陈峰,他的衣服都粘在身上,看起来狼狈极了,一点都没有之前潇洒公子哥的样子。

身上好多抓出来的血痕,被蚊子咬的包也红肿起来。

“陈峰,你过来。”卿卿对陈峰说道。

陈峰依命走到卿卿的近前。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手术贵吗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可以报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