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兵山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王守清我應該給PPP潑點冷水

发布时间:2019-11-09 03:23:34 编辑:笔名

王守清:“我应该给PPP泼点冷水”

5月20日清华大学王守清王教授客座中国水 铿锵三人行 就PPP专题与友进行了一次宝贵的分享交流王守清教授幽默地说 我过去努力推PPP,现在要给PPP泼点冷水了 ,理性看待PPP,总结经验教训,避免由 PPP热 走向 PPP过热

关于PPP全世界仍未达成共识

王守清教授说,2014年是中国PPP模式的元年,已经形成了相当的社会热度然而王教授强调,实际上国际对PPP模式还没有达成一个共识,它真正的含义,大家并不十分清楚,每个人的观点也都不同像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等国家,都有自己对PPP的定义王教授指出自己更倾向于加拿大 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建立合作经营工作,通过适当的分配和利益分享满足公共需求 的简洁定义,但这个定义仍旧存在概念模糊的问题 PPP火起来变成广义的概念,只要政府和企业合作都可以叫PPP 这样的说法也是不合适的亚洲开发银行和欧盟则从其特征来定义,双方各自根据优势互补共同去承担社会,政府根据公共利益确定对服务、质量、价格的要求,并进行监管 政府必须授权、政府必须制定规矩、政府必须监管,不监管不行私营部门必须出钱,不出钱不行必须长期合作,如果不长期合作容易出现投机现象为了提高效率和服务水平,私营不承担财务风险同样没有意义,但如果完全交给企业也不叫PPP,所以BOO不认为是PPP 从特征上面来描述,用国内国外所有的观点去解释,有这样一个好处:不管它叫什么,关键看内涵,只要跟政府谈成了对大家有好处

PPP模式中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合作和管理形式一直是个很大的难题首先,要加强政府对项目的控制政府授权,提供公共产品公共服务,但如果完全交给民营企业,让民营企业承担社会,难免会出问题,因为企业是独立的如果合同一签二、三十年,合同不完备,老百姓就会不高兴那么就需要政府用行政力量干预政府通过占有股份进行调控的话,这个股份的比例就最好是这样的:如果对老百姓非常重要就控股,如果不那么重要就占小股或者不占股王守清教授在此用PF2的规定做了印证,PF2规定项目股份要分为三大块,第一块必须政府占股份,第二是投资者找股份,第三是投资者在市场上现在规定必须有一个比例,股份分成三类:有政府的,有投资者的,还有投资者向社会公开寻找的其次,就是公众参与,公众参与可以让政府控制得以透明化这个概念类似于最近财政部说的,混合所有制的概念

搞好PPP需要四法宝

王守清教授说: 其实在一个法制尚在建设中还不够完善的国家里,真正做成功一个PPP项目是非常困难的 那么想要做好PPP应该注意那些因素呢

1.契约精神

首先,王教授主张大家要重视合同,签合同后还需在法律框架下遵守投资人应该尽量与以及政府部分直接签约,而不要选择其下属职能部门这样可以避免合同的效力受到个别领导人的牵制,比如因为领导人换届而导致之前签订的合同失效其次我们还要尽量把自己的利益和政府的利益捆在一起除了以上两点,投资人还必须将百姓的影响力考虑在内,不要觉得PPP、BOT作为企业和政府签的合同就万事OK了,因为一旦引起老百姓的不满,就会造成社会的不和谐这种情况下,不管西方政府还是东方政府,首先要牺牲的就是企业在这种法制和契约精神下,尽量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一定要考虑老百姓政府和企业都应该重视和遵守契约精神

2.管好财务投资者的腿脚

由于某些地方政府可能会不守信用,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说,作为项目协议等 桌面上 能够摆出来的东西一定要合法合理,一旦要走法律程序是可以拿出法律依据保护自身的但很多企业家过于依赖关系,更相信 桌面下 的东西,就有可能吃亏当然 桌面下 的在这个阶段不可能没有,但企业必须是具备一定实力可以对政府产生影响的 对投资者来讲,钱没有砸进去时,政府或是认可你的,一旦钱砸进去就不一样了当然,和老百姓密切相关的垃圾、污水处理项目,政府一般不会一直拖欠不给钱 不能让财务投资者随意的进和出,对股东的退出和变换应该有所限制

P也要 傍大款

再者投资者能够干什么呢王教授在此指出尽量不要被动,要主动;还有一个办法是,最好不要单独去办,我们要 傍大款 ,这个 大款 指的是央企等可以作为强大后盾的对象,这在目前是比较行之有效的方式,但又不能完全去主导,完全主导要看对对方有没有控制力

王守清教授说: 我曾讲过一千多场课,今年主要是教政府和民营企业,目前很多官员转变过来了我是持中立观点的,我会告诉你为什么这样考虑,讲完之后以前他们是不管的,现在有很多方法都能解决;以前一签合同是死合同,现在都是活合同,学术界根据显示出的问题去解决现在要求信息透明,不透明就可能有各种问题出现主流是应该是通过透明公开来解决问题的,除了涉及到你的技术专利可以不透明,另外一个除非涉及到国家机密,不能一下子放开现在企业不愿意放开,政府也不愿意放开另外,公众的知情权和参与权是要有的, 一公布总是有业内人士,总是能提意见的

公开透明是个好手段做到公开透明需要法制的屏障,法就是要解决现实中的问题,如果不能解决问题立法是没有用的,要进入法制契约的阶段

4.打碎国有资本形成的 玻璃门 让市场说话

国有经济的覆盖面比较大,是国内PPP发展相较于国外存在的又一问题王守清教授这次推PPP指出:要不要限制央企、国企的参与,不让它参与肯定不合适,但不能都给它,一个是从项目的规模上不能都给,另外是从项目的股份上,要不要限制它的股份最彻底的就是不让国有企业参与 在前期很多数据没有,很多东西很难量化,比较出来的结果就会不准另一个思路是充分公开竞争,只要是充分竞争,就可以提高效率

我们可以有简化的类似的方法,修了三个污水处理厂,可以取一个平均值,现在有第四个污水处理厂,把这个东西交给你来干,你给我报,或者我招标,你给我的东西跟我单方去比差距太大,我干嘛让你干因为政府去银行借钱比你融资借钱便宜的多,这是很重要的思想 在前期很多数据没有,很多东西很难量化,比较出来的结果就会不准总之一定要让市场说话

PPP职权管理需要顶层设计

中国水的问题难解决,某些时候就会提到九龙治水的问题,也就是部门条块分割的问题

PPP的事情现在也是各部委都在发声在13年7月31日李克强总理提出政府采购公共服务后,各部委都在大力推进,落到财政部是PPP,在发改委叫第三方服务,环保部叫合同环境服务,也叫第三方的专业治理服务在国外的PPP,比如加拿大的并不隶属于任何一个部门,是独立的财政部在做PPP中心,第一这是好事,财政是有钱的,改变财政资金的投入方式,避免国进民退,促进PPP是好事,但PPP中心在部委的协调上也会有难度

王守清教授指出,因为PPP涉及面太广,没有任何一个学科可以完全覆盖PPP在行政管理上没有任何一个部委的职能可以覆盖到PPP国际组织建议让发展中国家最好成立跨部委的协调机构,叫PPP中心或者叫PPP机构这一机构的职责权利可以由中央政府来做让财政部率先进行,已经成立了,慢慢再往这方面发展,起到推动作用,将来如何发展还要根据实际情况王教授主张顺应我国的政治制度,要真正成立一个跨部委的有形机构,不限制形式,可以是无形的,也可以是有形的,在中国组织结构发生变化很难,建议成立一个无形的机构:比如跨各部委的领导小组这个机构主要还是从顶层设计角度去考虑,涉及的专业由行业主管去做在这方面世界各地存在各种各样的形式,像菲律宾就是独立的而最关键的还是要有一个是顶层设计,比如污水肯定是交给住建部,公路肯定是交给交通部无形更好些

在项目管理中要分解结构,PPP能要清晰全面要是按照这个要求所建立的PPP管理机构一定不能审批项目不能按传统的方式什么事情都统统交给它中央的PPP管理机构负责顶层设计,是宏观的,各部委按各自职权也可以有一个对应的PPP管理中心有的项目不是一个区域,是跨境的,跨境的东西涉及到不同的政府去协调其次是在具体项目中涉及各职能部门时,不能由投资者跟各个职能部门去谈,这对投资者来说风险很大,前期成本非常高,一定是要深思熟虑自己跑和政府跑的手续审批时间至少增加3到6个月市一级如果有这样一个协调机构来统一解决是好的立法要明确,只能跟市政府签约,有协调方向,提高效率

混合制推进 合得来才结婚

关于职责划分的问题,混合所有制的话,找股东一定要根据项目和股东的特点 跟结婚一样,合得来才结婚,如果父母给我包办真的没办法 政府占股,也只是在合同里面说明在什么情况下有决策权,其它是不包括的

国资委副主任写了一篇文章,针对混合所有制,把国资委的国企分成四类,有些是可以的,有些是不可以的;有些是鼓励的,有些是不鼓励的包括股份的问题, 比如咱们俩志同道合可以有一套规矩,比如就两个股东,实在吵的不行分手,不要把PPP当成非常特殊的东西,对于政府来说只要跟公司签约,跟公司来说只要自己公司治理好没有太大问题

加强PPP监管,防止政府信用透支

公共产品、公共服务的评估,归根结底是政府的,要政府来承担我来检测你不符合了要做第二次评估我们说这种监管是持续的监管,光靠政府肯定不行,光靠企业自己也不行,应该是结合,一个是公众,把所有标准公布台湾有一个教授说我们这里搞了一个垃圾处理厂,大家都反对,政府说我们已经按照标准做了,你有什么问题随时打,如果有问题我们收拾企业,老百姓天天在这盯,盯了半年不盯了,老百姓也觉得没有问题了

我们应该注重机制、注重透明公开;企业自身要注重品牌、注重抽检,不让老百姓投诉现在政府说的什么话老百姓都不相信,这是一个大事情 我们的政府信用有点被透支了

PPP并非万能钥匙

总而言之,PPP不是万能钥匙,国际经验基本上有这么几条,第一条项目的范围比较容易鉴定,流域为什么不好弄,因为范围不好鉴定,所有环境介质都得考虑,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原则环境效果要容易确定,容易测量计量环境在这个方面是容易的,但是前面的范围不容易确定发达国家PPP做得好的,公共项目真的用PPP的只是10%-15%(加拿大,公用基础设施多)此外,PPP模式推广结合了城镇化的发展需求,在城乡结合部土壤修复和小流域治理的需求是非常普遍的,王守清教授幽默地说 我过去努力推PPP,现在要给PPP泼点冷水了 理性看待PPP,总结经验教训,避免由 PPP热 走向 PPP过热

田皓

生物谷
金振口服液是大品牌吗
云南生物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