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兵山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古玩江湖黑幕重重究竟谁來鉴定鉴宝亾图

发布时间:2019-10-13 00:46:22 编辑:笔名

"古玩江湖"黑幕重重 究竟谁来鉴定"鉴宝人"(图)

这是一个多数“圈内人”心知肚明却三缄其口的话题。在“不想说太多”、“不愿揭太深”的同时,受访者们有所保留的话语中,频频跳出“水很深”、“道道多”等字眼。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一个波谲云诡、黑幕重重的“古玩江湖”渐渐明晰。

乱花渐欲迷人眼

这个夏天,与天气一样热的,是7月中旬扎堆省城的古玩艺术品“盛宴”。7月16日至18日,一场国际性古玩博览会和两场各有卖点的古玩拍卖会,在省城三家星级宾馆各自安营扎寨,令众多收藏爱好者顿生分身乏术之憾。在媒体惊呼太原正在成为“北方收藏重镇”、“后金融危机时代各大古玩拍卖公司的业务基本面”的时候,省内一些资深藏家却俨然一副旁观者的清醒、冷静乃至忧心忡忡。一藏家称,想把自己知道的和经历的写成一本书,书名就叫“谁在忽悠山西人”。

每一场“忽悠”促成的交易,都有着“杯具”的实质

。如今的古玩界,最常见的“杯具”既不是买贵了也不是卖贱了,而是兴冲冲用真钱换回假古董。一个业内公认的事实是,经过近30年淘洗,目前市场上流通的古玩艺术品,九成以上为赝品。而这些海量现代艺术品以古董身份进入藏家手中的路线图,几乎涵盖了目前所有古玩流通方式。

近年来

,一些重大案件成果展,每每成为富贵人家古玩藏品集中亮相、被动接受鉴定的舞台。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那幅曾被鉴定为价值364万余元的张大千青绿山水画可谓典型。无独有偶,今年4月下旬,我省某县公安局打掉一个流窜多省作案的绑架、抢劫团伙,涉案金额号称“高达2亿元”。嫌疑人之一王某,是一位兼有古玩爱好者身份的“雅偷”。警方在其家中搜出的赃物中,包括一批王某本人估价不菲的“古玩”、字画。“2亿元大案”的说法初起,便有内行闻讯提醒,对这一数字的引用需慎重。时隔数日,省城一瓷器收藏大家从某媒体所携笔记本电脑上看到这批由“商品”而“礼品”而“赃物”的“古董”。伴随“ Down”键轻巧的响声,藏家口中不断重复一个词汇:仿的、仿的、仿的……

今年春天,北京某知名拍卖公司在省城举办的春拍预展发布会上,该公司一负责人被问及拍品是否保真时,委婉地答复:“行业内讲的是‘流传有序’。”业内人士指出,所谓“流传有序”,是指器物流传过程清晰,有证可考、有据可查。我国拍卖行业历史不过十多年,“流传有序”根本无从谈起。此种情形下,拍卖企业回避拍品真假而一味强调“流传有序”,将关防火漆印或器物拥有者所讲“某朝某代祖上某人曾受皇帝赏赐”等故事作为拍品“流传有序”的佐证,十分荒唐。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从头至尾翻看过一册由某拍卖会组织方提供、拍品总估价数亿元的精美图录后,省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牛润生用业内人司空见惯的平静口吻给出结论:“全是假的,连高仿都算不上。”时隔两天,太原收藏协会会员、收藏字画多年的陈某在一场书画拍卖会上惊讶地发现,一批画工很差的“名人字画”,被以“行业惯例”注以“XXX款”公然上拍。真迹市价约一平尺30万元的齐白石作品,在这里几万元便可拍到一幅。“如果是大师真迹,直接注明作者即可,完全不必多加一个‘款’字,显然是拍卖公司在玩文字游戏。这种明显违背市场规律的定价,蒙不了内行人,却迎合了初涉字画收藏的新手们急于捡漏的心态。”陈某称,“即便买家事后发现问题,拍卖公司早已留有退路——人家拍的就是‘艺术品’。”

假作真时真亦假

有业内人士指出,我国古玩市场的制假、鉴假、售假,已然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赝品充斥市场且畅通无阻,古玩鉴定行业之混乱难辞其咎。

开“大众鉴宝”之先河的电视鉴宝节目,由于频频曝出“专家正是持宝人”等内幕,民间对其功用的评价,已由“普及收藏知识”变为“误导收藏爱好者”。

2007年曾高调光顾我省的某秋拍预展,则与之后一起轰动全国古玩界的爆炸性有关。2007年10月13日,某拍卖公司秋拍预展在省城某五星级酒店多功能厅举办。拍卖方重点推介的4件“国宝级海外回流文物”,据称系抗战后从内地流传到海外,又由中国台湾中华文物学会花费一年多时间,从旅居海外多年的两位收藏家手中征集到的。为了证明所言不虚,拍卖方还特意展示了部分“国宝”外包装的关防火漆印。拍卖公司负责人表示,他们十分看好山西藏家的眼力和实力

,希望有实力的山西藏家果断出手,将这些漂泊海外的“国宝级文物”留在国内。然而一个多月后有消息传来,四件“国宝级文物”被北京文物局紧急叫停,其中三件被认定为赝品,另一件不久亦被认定系拼接而成。之前的鉴赏会上,曾有多位业内知名专家链接历史事件高度评价、总估价达7000多万元人民币的几件“国之重宝”,顷刻间一文不名。

频频“打眼”,导致部分鉴宝专家和鉴定机构在业界诚信扫地、权威尽失。拍卖公司不认可本公司之外任何机构或个人的鉴定结果,曾亮相某“鉴宝”节目或有某专家签字的宝贝进入市场后,成为众藏家抵制的对象……凡此种种,成为近年来我国古玩收藏界屡见不鲜的怪状。

赝品被鉴为国宝的同时,真正的国宝却在作为普通艺术品低价流失,难怪有学者忧心如焚——“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在拍卖场上买回自己祖先的头盖骨,带着子孙去博物馆膜拜河南老乡假造的青铜器……”

1 2 下一页

微信如何添加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申请入口
微信怎么开发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