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兵山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IT精英上山下乡农业互联网化喜忧参半

发布时间:2019-11-26 12:03:46 编辑:笔名

【摘要】在IT人的视野里,丁磊养猪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刘强东种大米、李治国养鸡、九城盖有机农场、联想酿完酒又搞起了水产,务农正是当下流行。这其中蕴含着产业机会,还是如他们所说,仅是公益实验?是这拨财富新贵出于食品安全的自救,还是他们对三农施以援手的社会救赎?

还记得十年前么?湖北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李昌平上书时任总理朱镕基,痛陈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成为2000年《南方周末》年度人物。时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秘书长的温铁军在河北定州复兴乡村建设,获封2003年CCTV2年度经济人物,绰号温三农。

彼时,三农问题之所以引发全民关注,是因为其苦、穷、危险到了临界点,以至于中央连续九年发布一号文件予以挽回。而今天,聚光灯再次投向农字,却是因为现代农业已成为热度不输生物医药、新材料的资本新宠。

规模化、技术领先、市场差别定位的现代农业项目盈利空间是非常大的,而且行业整体水平低、门槛高、国家支持,是我们重点投资的行业之一。在华尔街工作十多年、曾任摩根大通中国区董事经理的上海桥石资本管理合伙人肖伟忠已经在国内看了大量农业项目,其投资的大连雪龙黑牛号称肉质可媲美日本和牛,效益则堪称现金牛。

中国农产品价格虽然波澜起伏,但长期趋势是向上的。不少品类如猪肉、牛肉的价格那怕放在世界范围来看也不便宜,从美国进口都还有钱赚。可以说,眼下在中国做农业,只要有资本投入、技术支撑、规模化,盈利性都相当可观。旅日研究农业产业化多年、现任南京农业大学经管学院院长的周应恒也有类似判断。

现实印证了他们的观点。近年来,不仅由农产品加工起步的龙头企业如新希望、双汇、中粮正挺进种植、养殖全产业链,钢铁、地产巨头如武钢、复星亦厉兵秣马投资农企。风险投资商拜访有机农场、高端肉类养殖场的热情甚至超过了农业官员、农学教授,境外私募股权基金则在二级市场开展着收集中国粮油米面股票的金钱游戏。

在这场竞赛中,最有个性的当属IT代表队选手:养猪的易CEO丁磊,种大米的京东商城CEO刘强东,饲鸡喂鸭的口碑创始人李治国,开有机农场和上生鲜商城的游元老第九城市,以及由柳传志亲自确立农业为三大战略之一、先后入股湖南武陵与河北乾隆醉两家白酒企业、正在武汉白沙洲投资12亿建水产冷链园区的联想控股。

2009年2月底,丁磊在广东省两会上宣布养猪,只是一个开始。

农业=互联第二战场?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杭州园田居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在其站上借用陶渊明的《归园田居》诗句配以水墨画卷来阐述其生意背后的生活理想。

其办公地点,在西溪湿地附近的福地创业园。这是一个由阿里巴巴早期员工、口碑创始人李治国发起的创业项目孵化基地,不少出身阿里的创业者前来投奔。已转型为天使投资人的李亦将自己投的早期项目集中在这里,多为移动互联或电商,反衬得最土气的园田居个性分明。

2011年初,李治国和另外两个出身互联、通信行业的朋友一起在宁波余姚四明湖附近包了几个山头,养上土鸡,半年后开始尝试借助新浪微博、淘宝平台销售,150元一只,仅面向杭州配送。据其CEO王列介绍,眼下园田居已建成禽、蛋各一个养殖基地,产品品类也扩展为三个品种土鸡、两个品种鸡蛋,外加麻鸭和土法腌制咸鸭蛋。目前正在物色邻近杭州的蔬菜种植基地,兼顾会员生态旅游和禽蛋运输中转功能。此外,当然,还有几位创始人的老本行一个由田头直达餐桌的电商平台。

同在一城、同为互联人,丁磊的猪还没养出来,李治国的鸡已端上餐桌,这成了杭州报章上津津乐道的话题。除了同样强调不用抗生素、不吃合成饲料、循环经济,与易大投入、高科技养猪不同,园田居的鸡鸭主打原生态牌纯天然放养,与小时候村头老大爷的养法一样。互联基因主要体现在流通环节:将传统的蔬菜公司、批发市场、多级经销商环节全部舍去,代之以分拣中心、小区仅两个中间节点。控制价格,也控制风险,与电商的道理一样。

李治国说这个项目最原始的出发点是三位创始人都刚当上爸爸,不忍让孩子从小吃成分不明的食物,又刚好认识农场所在地的村支书,心想至少可以解决一家老小、亲朋好友的食品安全问题。作为家庭支柱,70后的他危机感非常强烈,认为不知道这些年吃的东西对身体会有多大影响,年轻人患上各种癌症已有征兆,只是还没有大规模浮现。他不打算把宝押在行将入市的养老金上,而是决定积极一点,让身体稍微健康一点。推己及人,在互联上成长起来的同龄人、晚生后辈都有类似需求,潜在市场空间毋庸置疑,只是有多少人愿意由坐在餐桌上骂娘再踏出一步为高品质农产品买单,需要他边发展边控制规模边观望。

在他看来,互联人集体务农并非风马牛不相及地玩票,而是线上竞争白热化的线下延续。游、即时通讯、社交络、视频、电商,虚拟世界里的跑马圈地大局已定,未来的机会在于与传统产业相结合。跨界到那个行业,取决于不同公司对消费市场的理解。养鸡在他眼里,是一个O2O(Online to Office)的互联项目。他还投资了一些现代服务业的O2O项目,打算把理发、摄影、餐饮、旅游都互联化。农业的特性在于,不是可有可无的消费,而是关乎生命的必需品。或许引爆得晚,释放出的能量也将更为巨大。

这或许是丁磊亲自去养猪的原因。要知道,刘强东只是在老家宿迁投资了几百亩的有机水稻,产出大米主要供应亲友和员工。李治国之于园田居的身份,也更多是投资人。

不过,换个角度想,经历过漫长亏损期的互联老兵们比谁都懂得等待的意义,等待市场升温,等待先驱先去把水烧开。就好象雷军做小米尝到了甜头,360、百度、盛大、阿里们便扎着堆撞机一样,如果丁磊养猪成功了,撞猪、撞鸡、撞牛,没有不可能。

农业互联化是喜是忧?

互联人一向超级自信,认为其年轻、开放,团队精神和思维理念都冲在最前沿,了解消费者、掌握达到消费者的渠道、注重用户体验的优势可以应用到任何行业。甚而更进一步,就像马化腾说的,未来所有产业都将被互联化。

这样一群人做起眼下很不透明、知识与技术含量相对低、基本无用户体验可言的农业来,势必不走寻常路。

就拿同为果粉的丁磊、李治国来说,二人都认为苹果的封闭系统相对android的开放平台来说用户体验更好、更可控,也更适合视品质、安全为生命线的农业。从这个角度来说,传统的公司+农户,或者举个例子蒙牛+千万奶农,就好比android的开放平台,你无法控制奶农是否向奶牛喂食了黄曲霉素超标的饲料、是否向牛奶里添加了三聚氰胺或是牛尿。更何况,软件不好用可以卸载,毒素进入人体便不可逆,甚至可能是致命的。

是以丁磊养猪,一定程度上与他的偶像乔布斯建立App Store的思路是相似的:先做出自己的完美产品管它是iPhone、iOS系统还是猪场、猪肉,再有限开放给经过审核的开发者正如易承诺的,将养猪模式对社会公开,鼓励效法。

这套来自互联的梦幻模式能否套用于农业,江苏省生猪健康养殖创新团队首席专家、南京农业大学养猪研究所所长黄瑞华表示不敢苟同。自言是易忠实用户的他一直有关注丁磊养猪的相关报道,从他的专业角度看来,2007年国家出台生猪养殖补贴政策是易养猪的诱因之一,易似乎是在真心养猪,却也真心不懂养猪。

比如说,易打算自建饲料厂生产饲料。他们可能认为只有自己采购饲料原料、自己加工才是最便宜、最安全的,这其实是小而全的意识在作怪。一个单体猪场,规模难以支撑聘请专门的饲料分析人员、饲料配方师,成立专属的饲料分析室,这便很难保证饲料配方的合理性、灵活性,不易控制饲料原料、生产过程、成品储藏的质量。这不是针对易,事实上,除了广东温氏集团等大型农业一条龙企业,我不建议任何中小规模的养殖企业自产饲料。术业有专攻,专业的饲料生产企业更有能力把握饲料质量。如果担心滥用抗生素、化学合成药物问题,可以向他们定制无添加的专供饲料。因为这些东西都是饲料生产完成后应需求方的普遍要求而额外添加的,问题在于养殖企业的认知误区,而非饲料厂商的主观意愿。

再比如,易聘请的猪场规划设计和施工团队都只建造过人居,在黄瑞华看来,再高端的人居经验也不代表能建造出理想猪舍,因为要求完全不同。现在猪肉的行情并不理想,许多2007年以后跨界养猪的企业拿到了补贴,猪场却都空空如也。如果易真的想下功夫进入养猪界,我建议他们趁现在才启动建设的阶段找真正懂现代化养猪的农业专家探讨一下现有方案的可行性与风险。养猪的隐性门槛其实很高,一旦一只脚跨进来,后悔可能就来不及了。

这还仅仅是讨论互联式养猪的效益问题。在中国这个13亿国民、9亿农民的国度,农业从来就不是单纯的经济学命题,更有其社会学含义。农业负责提供的也不仅是食物,还有农村发展的机会和农民的福利。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吸引工商资本进入农业、农业产业化一直是高层鼓励的方向,国家出台了许多税收减免、土地征用的优惠政策,但近年已经有收紧的趋势。部分人圈地不搞农业,转而开发房地产或是当做私家庄园只是原因之一。更深层的原因是,大企业主导的规模化、工厂化生产占用土地极大、消化劳动力极少,对农村形态和农民利益冲击巨大。这也是与中国小农经济形态相近的日本从二战后土改直到2001年长达60年时间里始终不允许工商资本、社会资本从事农业的原因。台湾、韩国效法日本,在相当长时间里,从事农业的法人主体也只允许是综合农协、农会等农民合作组织。长期从事中日农业产业化比较研究的周应恒这样解释。

在他看来,眼下争议资本下乡的背后是两种价值取向的分歧:优先考虑农业产业的发展,还是农民的利益。折中的办法是鼓励资本进入农业的后过程加工,而非生产种植、养殖,尤其是直接利用土地的种植。但眼下农业的市场机会很大程度上是食品安全危机倒逼生产环节变革,这又存在矛盾。

看好农业的投资者、经营者们普遍对中央农村工作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多次公开表态不能动摇农户经营主体地位、不鼓励工商资本大规模直接参与农业经营表示异议和不理解。当然,他们是站在产业前景、投资钱景的角度,城市的角度,消费的角度这正是互联人的思维方式。

这无可厚非,农民的福祉不是他们的。但政策风险,却是隐患。

电商
服装
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