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兵山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小内裤

发布时间:2019-09-14 06:48:37 编辑:笔名
老婆又有些日子没有回家了。
刘东才扳着指头,数了数,又无奈地摇了摇头,看了眼看花眼睛的田垄,又低头去锄草了。
那天,刘东才拖着灌铅的双腿回了家,瞅见门角的一条板凳,一屁股塌坐了下去,顺手放下了手里的工具,随之发出一声“咚“响。
过了会儿,刘东才感觉屁股上有些微的凉意传遍全身,伸手一摸,又抽出来一看,一股淡淡的腥臭直冲鼻子。
原来,刘东才坐在了一摊鸡屎上。
刘东才艰难地抬起身,顺势拿起块抹布,在屁股上擦了几下,又擦了下板凳,这才又坐回了原处。身上,总感觉有些不自在。
这时,就听房门“咯吱”一声脆响,走出了老婆。
老婆走到刘东才面前,晃了下手上的东西,诺诺道:“你看。”
刘东才扭头一看,竟是老婆的小内裤,都已成布条了。刘东才默默地伸进裤兜,递给了老婆。
老婆一见,大惊道:“这多?”边说,边摇着头,身子不住地往后退,退到房门边,一侧身,进去了房里,又反手掩上了门,不一会儿,传出了嘤嘤的啜泣声。
刘东才听了,心已如刀绞,起身,走了几步,推开房门,看了眼老婆,塞到了老婆手里,转身走出房去,烧火做饭去了。
这是一张百元大钞,是卖了好多回鸡蛋攒下来的。
再有几个月就要放假了,儿子的学杂费却还差老大一鼻子哩。
饭桌上,老婆看了几眼刘东才,却还是鼓起勇气,轻声道:“我想去趟武汉。”
刘东才猛地抬起头,惊疑地看着老婆。
老婆猛地低下了头,眼神中已显了几丝慌乱。过了会儿,还是轻声解释道:“去姨妹那里。”
刘东才瞪圆双眼,恨声道:“你也……”
老婆却没分辨,只是把头垂得更低了。
第二天凌晨,刘东才习惯性地醒来,伸手一摸身侧,竟是空的,刘东才慌忙拉亮灯,哪还见老婆的影子?只在枕头边看到那条筋条样的小内裤。刘东才拿起来,里面露出了那一百元钱。刘东才呆愣了一会儿,放下内裤,麻利地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提上工具,下地去了。
过了十多天,老婆回来了。
刘东才看着一桌的菜肴,喉头嚅动了几下,瞅了眼老婆,坐下,风卷残云了起来。
老婆静静地坐在对面,默默地看着刘东才,当二人眼神相对时,又迅疾逃离开了,脸上还多了几分愧疚。
刘东才洗漱完毕,来到房中,见老婆正坐在床边,刘东才抬眼看去,见老婆已穿了条簇新的小内裤,灯光一照,甚为扎眼。刘东才几步跨过去,伸出手来,手指刚触碰到老婆的肌肤,就见老婆触电样猛地弹起,口中还传来一声惊呼:“不要!”见刘东才投来问询的目光,老婆讪讪一笑,慌忙解释道:“我要上厕所。”说完,蛇样游离开刘东才,惊慌地逃了出去。刘东才翕动了几下鼻子,竟嗅到了几缕淡淡的香气,那味道,比那花露水好闻多了。刘东才平复下心情,躺在了床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视着房门,静静地等待着,没过一会儿,却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刘东才一觉醒转过来,哪还有老婆的影子?只在枕边看见一条簇新的小内裤,和被子中传出的淡淡香气。刘东才拿起,却看到了一摞钱。刘东才翻遍床铺,终也未见到那条破烂的小内裤。刘东才拿着那条小内裤,望着那摞钱,恍如在梦中。
晚上,刘东才去上厕所,在灰堂坑里瞥见了那条小内裤,刘东才走过去,弯腰抓起,可拎在手指间的竟只是一条布筋子,刘东才呆呆地看着,人也像霜打的茄子,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眼无神地望着那飘浮不定的云。
可天边,竟还残留着几块暖色。

共 1 0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刘东的家庭生活贫困,为了筹措儿子的学费费尽心机,可是,就靠那几垄地和卖鸡蛋的钱,何时才能凑够那个天文数字。老婆的小裤衩是如何成了布条状的,为什么开篇就说老婆有些日子没回家了,给读者留下思考,在老婆带回来了大把的钱和身上的香味以及不时出现的裤衩给了我们答案,刘东也知道这个答案,但是他在默认着这一切,他没有办法。小说有内涵,有思想深度。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老土】
1 楼 文友: 2017-12-25 11: 2:28 游湖兄文笔愈加老到,通过一件小裤衩给了读者大量的信息和无尽的思考空间。游湖兄写作又上了一个层次,可喜可贺!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 2017-12-25 12:22:44 多谢兄弟,辛苦了!两岁宝宝流鼻血
孩子总流鼻血怎么回事
新生儿只有一只眼屎多
小葵花露